当前位置:首页?>?泰兴老干部
电话:0523-87632492
邮箱:lgb0523@qq.com
地址:泰兴市济川路48号

泰兴老干部

我的入党经历 三波五载终如愿

发布时间:2018-10-25 15:53:47

我于194811月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我的祖母、祖父分别在我父亲7岁、12岁时先后病故。1923年出生的我伯父陈如楼于1942年参加广陵区队并于1945年加入新四军主力部队(靖泰县颁发的《军属证》为凭),父亲陈如根成为实际的孤儿随其堂兄长生活。我出生在这一家庭,根红苗正,然而在入党的历程上,却也经历了三波五载的考验。

初次申请入党,名字起风波。文化大革命的19661968年间,我受父亲“荒年饿不死手艺人”的影响,仅管家庭根红苗正,只当了一名“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整天跟随父亲学做豆腐,磨粉子,每天卖20斤黄豆豆腐,上缴生产队1元钱,记一个工日(10分工),生产队烧草得豆腐渣、粉渣供集体养猪。这在当时属资本主义倾向,造反派头头不欢迎。于是边做生意边学土机织布的机匠。1968年秋,大队革委会改选,组建“老中青”三结合的班子,20岁的我被当时的大队支书许圣才推荐为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兼团支书。他要我“丢掉织布机,放下豆腐担,到大队工作试试看”,于是我于当年10月份写了第一份入党申请,时任刘桥小公社书记的钱泽龙(离休干部、黄桥镇野田桥人)看了我的申请,约我谈话说:“你家庭出身好,愿意做革命工作我们欢迎,不过陈进官的名字不合时代要求,最好改一改。”我申辩说:“我堂兄长叫金官、银官,按顺序排列的,以后再说吧”。就这一次入党申请没有了下文。

二次申请入党,政审遭挫折。1969年撤区建大公社,当年秋播后,全公社集中5000民工开挖西荡中沟,我作为大队带民工的成员之一,带一个生产队民工并兼工地宣传员,我因出工早,年轻气盛泰兴号字喊得响,时任常周公社书记孙界看在眼里,一次专题向大队支书许圣才了解情况说:“陈进官这小伙子能写点东西,又积极肯干,你们要好好培养”,老支书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于1970年春,二次要我写入党申请,并报送公社组织科。时任组织科长姚光堂于当年秋派员到刘桥考察,并调查六父六母政审材料,所有社会关系均政历清白,唯有我1923年出生的伯父陈如楼仅有参加新四军主力部队任战士的《军属证》,解放初作为失踪军人登记,因其无子女,故未能及时补发烈属证,作为疑点,组织科答复:暂存待查。二次入党申请暂缓。

学大寨战天斗地,再苦干3年园梦。二次申请入党受挫,组织上并未将我抛弃,197011月大队报常周公社水利团部批准,由我和另一个大队负责人带民工出征增产港,45个晴天。期间我带领30多个民工挑灯夜战一星期,为珊瑚北顾大队完成电灌站300多方土的土石方开挖工程,获公社水利团部嘉奖,并被评为“五好水利战士”。增产港工程竣工后,大队成立72人的平田整地专业队,由我担任队长,从1971年元月至197210700多个日日夜夜,硬是凭着七十多人每人的一双手、一付肩、一辆手推独轮车,将全村900多亩七沟八洼的龟背田平整为三沟配套、四面脱空、水旱轮作、旱涝保收的“大寨田”。197210月底,全常周公社在刘桥大队召开平田整地现场会,我在会上作于“学大寨战天斗地面貌变,旱改水平田整地结硕果”的经验介绍。于是,我的入党申请再次上报公社,由时任公安特派员的秦鸿对我伯父失踪军人一节作出答复:陈如楼解放后两次复查系失踪军人,应追认其为烈士,因其无子女,故未追补材料,不影响其侄陈进官入党。至此,我三次申请,五年实干,终于于197211月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一名正式党员。(因在此期间入党无预备期)

我的入党经历,历经三波五载的考验,最终如愿实现,并经组织培养作为一名国家干部。在基层乡镇担任党政负责人,为民服务三十六年,直至2008年退休,这是我不可忘记历史。

?

?

?

???????????????? 河失镇老干部二支部书记陈进官

????????????????????? ??20181020

?

上一篇:泰兴老干部106期 上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