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夕阳风采?>?典型事迹
电话:0523-87632492
邮箱:lgb0523@qq.com
地址:泰兴市济川路48号

典型事迹

学红刊 真情奉献

发布时间:2018-07-12 11:10:46

?——记丁学成同志学用红刊二三事

?

他是一名退休人员,对红刊有特殊感情,厚厚的读刊摘抄,飘逸着浓浓墨香;他又是位腿残老人,为挖掘家乡红色资源,周边四市留 下坚实脚印;他还是位癌症患者,带头捐资建起了“周巷革命烈士纪念亭”。

他就是泰兴市分界镇老干部支部丁学成,一位感动身边人的慈祥老人。

学红刊 宣讲红色精典

“我一不吸烟,二不打牌,有空就爱翻翻红刊”。学红刊成了他的生活习惯。从1998年开始,就自费订阅红刊,每天坚持两到三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因有把年纪,家里也不指望他忙家务,可自己却忙得团团转,尤其对《大江南北中》《缅怀篇》《征战纪事》《故事会》等栏目情有独钟,经常被栏目中的故事情节吸引,吃饭都得人喊。时间一长,他萌发了摘抄英雄故事的想法,他说:“这些好故事,不摘抄下来,真确得可惜”。从新千年开始,坚持摘抄英雄故事,每年都是厚厚的两大本,为了利用好这一红色资源,主动打电话跟学校联系,愿将多年来摘抄的21本红色故事捐出来,为青少年红色教育添砖加瓦。当时的湖头中心小学专门举办欢迎仪式,收下了丁老的这份厚礼。这一善举被老干部支部评为2013年优秀共产党员,受到镇党委表彰。

丁老不光摘抄故事,讲故事也有声有色,有感染力。一次在村老年活动室,有人提议:“学成摘抄故事,今天能不能也给我们讲则故事?”这一提议得到了在场十多人的附议。要求来得突然,让人措手不及。所好的是《大江南北》第276期刊登的《给日军留下惨痛记忆的南京保卫战》刚刚抄完,其精彩情节还记忆犹新,他迅速理清思路把整个故事分成四段,淳化:“这是一场殊死的战斗”;紫金山:“他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光华门:“我军官兵伤亡大半。”中华门:“如此惨烈的肉博战。”不紧不慢,娓娓道来,紧要时段,能运用抑、扬、顿、挫语法,掌控气场,聚拢人心。让听众如身临其境,欲罢不能,欲去不忍。第一次尝试获得成功。此后,只要活动室玩的人多,就打电话请丁老讲故事,后来,学校请他担任校外辅导员,给孩子们讲红色故事成了常态。红色故事使丁老成了故事红人。

慰忠魂 不惜辗转南北

周巷庄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有八位先贤因战牺牲。平常日子里,总有烈士后人当面反映:父亲牺牲得早,连个面都未见得着;叔叔在那里牺牲的,如今连祭祀的地方都找不到……。面对这系列问题,受红刊感染的丁老暗下决心:我有责任为他们做点事。丁老身患股骨坏死疾病,怀揣药袋子走上烈士足迹寻访之路,他先到乡民政科,核实掌握基本情况,再去市民政局,市烈士陵园和黄桥新四军纪念馆,均被其善意感动,受到礼遇。根据相关资料了解到丁金玉等四位烈士是抗战时牺牲的;丁雨亭等四位烈士是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并了解到雨亭烈士是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所在的我南线支队一营,奉命拔掉庙头据点时牺牲的。当时他任二连指导员,分工一排,负责破障,为二排突击扫清道路。二十八日凌晨总攻开始,敌人挡不住我军火力,被迫放弃了外围工事,钻进核心碉堡,支队首长为感少不必要的牺牲,把唯一的一门八二炮调上阵地,平射核心堡。由于堡前有一排房子,被敌人视作屏障,要平射只能利用这排房子中间的大通道方可成功,不巧的是,通道中间偏偏放有两只大旱磨,移掉旱磨是平射成功的关键,丁雨亭来不及细想,带了身边的两个同志就冲出了阵地,后边紧跟炮连三同志,绳拖棍撬才把磨盘移开,丁雨亭就是此时牺牲的。在取得这一资料的同时还意外获得一张烈士照片,其他则一无所获。使寻访陷入死胡同。丁老回来后,茶不思饭不想,家人很着急。冷静了一段时间后,他决定到周边县市走走,由于感到力不从心,便在朋友圈中找了伴当,去如皋、海安,到泰州、靖江,尽管接访人员很亲和,但收获还是不大,只在如皋市红十四军纪念馆摄取了丁金玉烈士一张只有名字、而没文字说明的遗照,工作人员说:“这已经很不错了,共和国的许多英烈牺牲时,什么都没有留下,留下的只是祖国人民的思念”。尽管是这样,丁老还是没有恢心,到家后,他思量着上边去过了,不仿眼睛向下到百姓中去跑跑,说不定柳暗花明。第二天便马不停蹄,在老年朋友间拉起了相关家常,尽管是多数人不清楚,但少数人却还是提供了有用的信息:八位烈士中的高文德烈士在四川牺牲,家人电话联系后得到证实。当时营级干部的丁振声烈士随大军南下,牺牲在常州,葬常州烈士公墓,同时还摄取了烈士丁玉明曾用过的旱烟斗,烈士高文德6枚功勋章。忙了这些,他没有满足,说:“寻英烈足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有个过程,只要不恢心,总会有收获”。

献真情 建起周巷烈士亭

周巷庄八位烈士,已查明除两位葬在本地外,两位下落不明,四位葬在外地,给后人祭祀带来不便,到不如给他们按个“家”,让忠魂回归故里,使尘封的英雄事迹重见天日,让红色文化得以传播。主意一定,他跟圈内丁志祥、丁奎寿、黄书平等老伙伴一商议,没有反对意见,而且个个老当益壮,说干就干,当场分工,明确责任,其中有负责落实场地的;有组织施工的;有采购材料、给“家”取名的,丁学成负责筹资。尽管工作繁锁,由于人心齐,进展还算顺利。

给“家”取名,看似不起眼,不少人却关心,争论来、争论去,最后确定为“周巷革命烈士纪念亭”。纪念亭在建期间,得到匠人无私支持,他们只在下基础、浇圈梁、亭子封顶等施工阶段拿减半工钱,砌墙、粉刷、室内装璜等都是起早带晚干的白工。工头殷吉先说:“建亭子是家事,没有人为工钱斤斤计较的”。纪念亭竣工后占地面积231平方米,四方两层,瓦椽飞檐,既素雅又庄重。

室内布置丁老特别关心,他把搜集得来的文物资料汇总后,专门请来懂行人进行规划设计,使亭内烈士遗像、遗物、文字说明等,摆放有序,陈列规范整齐,再加之灯光背景衬托更具感染力。开亭那天,亭里亭外挤满了村民,鞭炮声不绝于耳,村有识之士瞻仰后感慨地说:“有了这‘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更加深入人心了”。

此后,每年的二月初六(农历)周巷庙会,村民们都自发前往献花祭祀,每年的清明节前后,都有中小学生在亭前举行活动,接受红色教育。

就在周巷革命烈士纪念亭名气不断上升的时候,丁老查出患有膀光癌。从学红刊讲故事,到潜心挖掘红色资源,再到竭尽全力捐资建亭,原来他都在带病工作,这种精神体现在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身上,真可谓:大爱善行,真情奉献。

上一篇:光荣人家的回忆 上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