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征文集锦?>?新四军历史研究
电话:0523-87632492
邮箱:lgb0523@qq.com
地址:泰兴市济川路48号

新四军历史研究

新四军的挚友——爱国将领张公任

发布时间:2018-06-11 16:34:42

?泰兴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叶国平

?

一九三八年初,张公任担任江苏省民众自卫队通如区抗日右翼指挥官时,凌伯扬任卫士长,丁成忠是随从卫士,共同担负着张公任的安全保卫工作。从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一年,他们同张公任朝夕在一起,直至他逝世。对于张公任听从共产党的号召,接受新四军领导,坚持抗日的爱国行为,凌、丁二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现在虽然事隔八十多年,根据他俩四十年前的回忆,这位新四军的挚友——爱国将领张公任的事迹时刻在笔者脑海里回放,深感可歌可泣,值得颂扬。

抗战前,张公任是国民党江苏省部执行委员。一九三七年秋,日军进犯南京时,江苏省党部和省政府从镇江迁往淮阴,后来省政府的办公机构设在兴化。张公任在汉口决定回苏北抗日时,国民党中央曾委任他为少将参议,但张公任弃文就武,没有去兴化办公,于一九三八年春,在泰兴东门夫子庙成立了“江苏省民众自卫队通如区抗日右翼指挥部”,张公任担任指挥官,委任张松山为副指挥官兼第一支队长。同年秋,陈玉生担任八支队队长。八支队在袭击季家市日军时,敌仓皇向靖江城撤退。靖江城里日军也不多,得讯也恐慌逃跑。陈的部队乘机收复了靖江城。他们在靖江城一个星期,没有找到敌人的弹药库,而找到了敌人的供应仓库,他们把仓库里的大米开仓救济了群众,把罐头食品、水果等分装了十二车送回指挥部。张公任把胜利品一部分送到兴化省政府,一部分犒赏八支队的战士。

当时,张公任经常说:“只要是中国人,就要团结抗日,不问党不党,只问抗不抗,枪口应当一致对外”。记得有一天,重庆来了电报,说张公任的长子死了。我们大家都安慰他,要他忍痛节哀,保重身体。他说:“我最喜欢的大儿子死了,我是很伤心的,不过,现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我们千千万万的同胞在受难,这使我更伤心,大敌当前,我们要以救国为先,抗日为重。”他用大笔写下了“还我河山、保卫中华”八个大字,以勉励自己和激励部下。

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顽固坚持反共反人民,他见张公任组织的抗日武装日益壮大,便耿耿于怀,企图制造事端,扼杀这支队伍。韩先令他的嫡系泰兴县县长朱雨峰拖欠通如区指挥部官兵粮饷,后又暗示在黄桥的嫡系向四旅朱骥出面,以“慰劳”张公任、陈玉生部攻打靖江城歼敌报捷之名,要张部下排以上干部到黄桥酒馆去聚餐,设计杀害。张公任识破这个阴谋,请朱把酒菜送到部队营地,让全体将士一齐共餐。同时提高警惕,防范袭击。果真,部队官兵在吃中饭的时候,省保安四旅何克谦部便到同仁桥伺机消灭张公任和陈玉生部。八支队迎头痛击,不但没有遭受损失还缴获了一批枪。此后,张公任、陈玉生狠狠地还击了何四旅,丁家桥一战,何四旅惨败,朱骥被打死。当时,张公任非常高兴,说:“不抗日的,搞捣乱的,就该死,该死!活该!”这样,更加触怒了韩德勤,韩下令撤销了“通如区右冀指挥部”番号并撤去了张公任的指挥官职务。为此,张公任以江苏省政府党部执行委员和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的名义,以领导抗日无罪为由,亲赴省政府和韩德勤辩理。凌伯扬、丁成忠随同到淮阴、淮安、宝应、东台以及海安韩国钧处进行呼吁,争取各方道义上的支援。韩德勤在舆论遣责下,不得不赔罪认错。

嗣后,张公任到泰州会晤了李明扬。当时李明扬正从陇海路来到到泰州,成立了“苏北第四游击区总指挥部”,由李长江带了一部分人马驻到泰州西山寺内。张公任和陈玉生等研究决定,将所有部队编入李明杨部,隶属苏北第四游击区总指挥部,张公任任该部的秘书长,原有部队交与陈玉生、张松生、顾凤山等人领导。不久即正式编为第三纵队。张公任以秘书长兼任第三纵队司令职务。部队驻防在宣家堡、孔家桥、郭家寨、老叶庄等地,司令部设在宣家堡。不久,李明扬部更换番号为“鲁苏皖边区游击队总指挥部”,李明扬任总指挥,李长江任副总指挥,张公任担任第三纵队司令,陈玉生为三纵八支队二大队大队长。

一九四O年一月,韩德勤妄图消灭张公任抗日部队的心不死,采用了更加阴险的手段,韩亲自到泰州找李明扬,电请张公任到泰州参加军事会议,商量联合收复泰兴城。张公任赶赴泰州参加了会议,商定三纵队负责攻打泰兴城西、北门,韩军进攻东、南门。在这一次战斗中,张公任身穿灰布军装、打绑腿、穿草鞋,率领卫士排亲赴前线,并到前沿阵地视察、部署战斗。在张公任、陈玉生指挥三纵队官兵打得十分英勇之际,不料李守维的八十九军三十三师从东、南门一带突然撤走,因而日军得以集中主力反扑西、北门,在激战中,致三纵队官兵伤亡三百余人。张公任对韩德勤的卑鄙行径进行公开遣责,曾到海安韩国钧处,并向原省党部的旧人揭露韩德勤借刀杀人的险恶用心,使韩十分尴尬。

从一九三九年起,张公任与中共新四军惠浴宇、管文蔚、梅嘉生领导同志接触频繁,活动在泰州、丁沟、江都一带,经常有书信来往。有很多的新四军的干部往返第三纵队司令部,双方合作十分融洽,曾有一次新四军在江都县召开群众大会,特邀张公任去演讲。

一九四O年郭村战斗是李长江受韩德勤的挑拨而制造的摩擦,第三纵队始终没有参加这次内战。

新四军东进时,张公任主动让道。新四军事前曾派联络参谋会晤了张公任。为了保密,张命凌伯扬陪同做好防地驻军的联络工作,将过境的新四军部队引进防区休息。因有这个机缘,凌伯扬和丁成忠认识了新四军领导人陶勇、聂阳(即叶飞)两位首长。当时,两位首长表示向张公任部感谢,并要他俩转告张公任司令,待宿营就绪后,即亲来拜访。当晚,在宣家堡学校举行了联欢会,新四军文工团演出了宣传联合抗日的精彩节目。

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指挥兼政委陈毅来到苏北后,曾到大泗庄和张公任会谈,张公任派凌伯扬、丁成忠连夜去护卫陈毅。在大泗庄一家大户人家家里,陈毅同张公任谈得很热烈,笑声不断,一直谈到深夜。那次,张公任从在场部下的卫士身上每人抽一支装上子弹的驳壳枪送给陈毅的卫士。

后来,张公任又一次带卫士长和卫士两人骑自行车去见陈毅军长,共商抗战大事,共谋大业。

一九四O年十月,黄桥决战打响以后,新四军经过日夜奋战,弹药消耗很大。张公任接到求援的信息以后,连夜召开军事会议,调拨大量弹药装备,组织人力和数十辆独轮小车及自行车,连夜向黄桥输送;同时还组织了医药器材、医护力量及时支援了这次战役。

黄桥战役刚刚结束,陈毅军长即派员来到宣家堡联系,并邀请张公任到黄桥会晤。张公会因生病不能骑马、坐车,是坐大轿去的,由卫士长和卫士骑摩托车负责沿途保卫工作。抵达黄桥时,陈毅军长亲自出迎,在新四军部队临时住所谈至深夜。

回宣家堡不久,张公任由于对形势的忧虑及劳累等原因,病体日见沉重。泰州李明扬总部来电话,要张公任立即到泰州治疗。经李明扬请了泰州美籍福音医院贝力斯院长来诊治,诊断为溶血性黄疸症,后病情继续恶化,终于在一九四O年十一月逝世。

张公任逝世后,遗体即安放在西山寺,由总部和各界人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遗体葬于宣堡镇郭寨村二组)。新四军军部也派代表并送来了陈毅军长所撰写的祭文及挽联。祭文横批是“哭公任”;挽联为:“协作农工保山河,扫除大盗建新华。”陈毅军长还给张公任的夫人吴亚琴发来慰问电,并对抚养、教育张公任的遗孤还妥善作了安排。后来泰兴县抗日民主政府还专门办了一所“公任中学”,以示纪念张公任将军坚持国共合作,坚持抗日的爱国精神。

张公任(1905-1940),原名人杰,字公任,居泰兴城内老虎巷。他去世时年仅35岁,在短短的人生中,以民族大业为己任,主动联合新四军一致抗日,为黄桥决战的胜利做出了贡献。他不愧为是新四军的挚友,不愧为是抗日爱国将领,人民将永远怀念他。他的抗日精神、爱国情怀将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上一篇:巧设除奸计 上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