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征文集锦?>?新四军历史研究
电话:0523-87632492
邮箱:lgb0523@qq.com
地址:泰兴市济川路48号

新四军历史研究

试论抗战时期新四军与泰兴地区共产党的秘密工作

发布时间:2018-07-12 08:44:47

?泰兴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叶国平

?

随着抗日斗争的深入发展,中国共产党在泰兴地区的组织有了很大的发展。1940年的夏季,新四军东进以前建立的东北区委、靖泰边区区委、城区区委和两泰边区工委。在新四军东进黄桥以后,已不适应形势需要。因而在1940年8、9月间先后建立了一、二、三、四、五、八6个区委;1941年2月和8月先后建立了六、七两个区委;1941年5月建立九、十两个区委。至此,全县各区均建立了区委会。到1945年9月,全县共产党员约5000人。

为了适应抗日斗争的需要,泰兴地区共产党组织在发展中壮大,在斗争中坚强,为中国抗日斗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泰兴地区共产党的秘密工作、隐蔽斗争、“内线”配合、灵活作战,则是党的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泰兴地区抗日斗争取得胜利重要手段和有力保证。

一、新四军东进前后,泰兴地区共产党的秘密工作

早在新四军东进之前,泰兴地区就有了共产党的秘密活动。那时党的组织完全处于地下,党的工作完全处于秘密状态。东进后,由于成立了民主政府,组织了各种群众团体,建立了抗日民主根据地,当时党员是秘密的,党的组织一部分是公开的,大部分是秘密的。1941 年9月,苏中区党委从坚持苏中长期斗争的方针出发,提出了建立苏中党的双重领导组织,即根据地系统(公开系统)和特别系统(秘密系统),以便在受敌“清乡”遭沦陷后能进行地下活动。10月,成立了中共泰兴县秘密委员会,谢克西为书记,陆铁夫为组织部长。其任务是建立秘密支部,对党员进行保密教育,教育党员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注意不到大的场合露面;不参加公开会议;不与公开的乡长、区委书记来往接触,甚至碰面时也不打招呼;秘密党员之间不发生横向关系;秘密党员要做长期隐蔽的准备,一旦日伪“清乡”,争取打入到敌人内部去,做瓦解敌人的工作,或争取做两面派乡长、保长。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有的区也建立了秘密区委,如三区(姚从义为书记)、四区(张觉为书记)、五区(陆铁夫为书记)、十区(周开峰为书记)和沿江地区(一、六、七区,黄仆为书记)、八区(季挞为书记)、九区(季解为书记)。有的乡镇和交通要道口也建立了秘密支部和党小组。秘密组织系统形成后,就把一些面目红的党员从原来的组织中调出,担任公开工作;面目不红的党员则置身于群众之中,以群众面目出现,就地开展对敌斗争。1942年初,秘密县委改委员会制为特派员制,陆铁夫任县特派员(也称县委秘工部部长)。在建立秘密区委的地区,也相应改为特派员制(相当于区委组织科长的职务)。当时有城区特派员季挞,城黄区特派员吕捷,广陵、曲霞地区特派员张雨轩(后叛变),古溪地区特派员顾建民,新街区特派员鞠文源,黄桥镇特派员封浪。对秘密支部和单个秘密党员实行单线领导。同时,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收缩秘密党组织,有些秘密区委书记重新安排公开工作,只留下部分党员、干部仍做秘密工作,只在一些重要的交通沿线、边区以及根据地的重要村庄、要道才留下少数灰色党员,其他一律转到公开区委会去。

在开展秘密工作的过程中,发展党员,建立组织,加强了基层秘密党组织的建设。1944年,黄仆在沿江边区发展了40多名党员,组织兄弟会、姐妹会和读书会等党的外围组织。黄桥工人支部书记李蜀之在学生中发展了很多党员。周开峰在城黄区发展了一批秘密党员,建立5个支部。培养了一批干部,为公开建党、建政奠定了组织基础。

1943年1月,根据苏中三地委的指示,中共泰兴县委增设了敌工部,先后由戴秉诚、姚远任部长,其主要任务是做伪军中营职以下军官的联络工作,以分化瓦解日伪军。打破日军为弥补兵力不足而采取以华制华的阴谋。

敌工部有3项具体工作,即组织工作、联络工作和宣传工作。组织工作是派面目不红的共产党员打入伪军中,长期埋伏,待机而动;联络工作是通过各种社会关系和伪军头头交“朋友”,弄清他们的政治态度,分别对待,进行工作,或者为新四军购买枪支弹药,或者营救被捕人员;宣传工作,不仅对伪军进行爱国抗日宣传,策动他们开小差,带枪反正或起义,而且对驻泰日军还用地委敌工部编写的日语传单进行反战宣传。由于敌工人员认真负责,胆大心细,因而取得了不小的成果。1941年1月,派龚永嘉到泰兴城做地下工作,先是以开“三友书店”为掩护,继而担任伪教育局科员,并兼任伪十九师七十五团政训室政训员。1942年春,又到十九师主办的《丽社》当办事员。1943年2月,任该师特务二营营长。同时派共产党党员朱乾元到龚部当政治教官,专做士兵工作。1944年1月,龚奉命率部起义归来。这对分化瓦解伪军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1942年夏,派吕捷打入溪桥伪军办事处。为了破获国民党特务外围组织“抗日建国大同盟”,1943年初,又派吕捷打入该组织内部。在摸清该组织的政治背景和罪恶活动的情况下,配合有关单位,逮捕了首犯钱葆康,彻底破获了这个反动组织。

1945年1月,随着斗争形势的好转,泰兴县委根据苏中区党委的指示,设立城市工作部门(简称城工部)。原来的秘工部和敌工部统并于城工部,由季挞负责。

二、新四军通讯站与泰兴地区秘密交通站的建立和作用

1940年以前,泰兴县党的交通工作任务是由地下党秘密交通和新四军的通讯站这两个系统来共同完成的。1940年底,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交通总局成立,负责与华中局、新四军军部和各中心县委党政军的通信联系。而县以下的交通任务是由各县的区站担负,规定各区之间,每天互派交通员联系一次。同时,新四军部队另有通信系统,苏中三分区于1941年3月在秦县雅周设立了通信总站,在泰兴设立分站,负责与邻县和三分区的通信联系,4月,新四军部队通信站改为地方交通站,设三个中心站,8月撤销后,设一、二、三、四分站,三分站属地委干线站,负贵如西、泰县、泰兴、靖江等县的通信联络。这期间,秦兴通信联络的负责人先后有冯寄,生、朱斌、苏也白(丁白约)。

为加强情报工作,1941年12月县委建立情报站,由高野夫任站长。随后陆续在泰兴城、黄桥、口岸、刁铺、蒋华、古溪等地建立情报分站,并在敌重要据点内安插了“内线”关系。次年10月县情报站移交给独立团,先后由邢兰、叶俊、林立负责。

县团情报总站在曲霞区、新街区、宣堡区设情报分站。其他各区设区情报小组(区站),曲霞情报分站站长先后是季凯、叶士平、杨声;新街区情报分站站长是王登安;宣堡区情报分站站长是何XX。1942年,泰兴县公安局外勤科长刘冠刚也在路南游击区和伪化区建立秘密情报站,选择熟悉当地情况而面目灰色的地方干部,运用各种手段,沟通渠道,争取掌握“内线”和联络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取得情报,及时送达,使县委能根据敌情部署反“清乡”,反伪化斗争。

1942年9月,泰兴县建立交通支站,朱赤任站长,叶俊任副站长。12月由于日伪军对根据地实行“扫荡”和“清乡”,泰兴县党政军领导机关无固定驻地,只能经常地游击移动,在这样的形势下,干线交通是难以完成通信联络任务的,根据苏中区党委交通委员会关于实行“撤干强支”,“干支合并”的决定,泰兴县把县以下区的交通站普遍建立了起来,以区站为基础,构成区站与区站之间(包括邻县、封锁线两侧的区站)的交通联络网,有的乡还建立了联络站或配备了交通员,担负着文件、报刊的传递和人员的护送,形成了严密的交通网络。1943年春,为适应反“清乡”斗争的需要,保持党组织之间的密切联系,完成交通任务,泰兴县建立支部(秘密)交通站,张亚平任站长。它是辅助性的交通组织的一种形式,而不是独立的组织系统,属县交通支站的统一领导。随着敌伪“清乡”的失败,斗争形势日趋好转,于1944年10月撤销。1944年9月,泰兴成立交通科,先后由张亚平、杨政健任科长。1945年9月,泰兴成立交通局,先后由叶流泉、杨德宏任副局长。

1943年初,交通系统实行“精兵简政”,干部下放,降级使用,以充实基层。同时加强交通干部的配备,加强党对交通工作的领导,对交通员也进行充实、调整。到1944年10月, 泰兴县交通支部有党员干部19人,交通员中党员31人,非党员34人,合计84人。

1943年和1944年中,驻泰兴城的日伪军经常下乡“扫荡”、抢掠,由于“内线”关系,每次敌伪下乡前,“内线”都准确无误地将情报送到根据地,县委立即通知各区、乡做好应变准备,避免了许多重大损失。1943年夏, 驻霞幕圩据点的敌人出横河北“扫荡”,企图袭击驻横河北的二区区政府和县“江海公司”流动小组,由于事先“内线”送来情报,迅速作了转移,结果使敌人扑了空。有了“内线”,泰兴、黄桥两地敌伪据点内的情报能及时而准确地通过几条渠道向根据地传递,在敌封锁线内,特别是城黄线上,人员及军用物资能自由往来。1944年春,县团配合分区主力攻打霞幕圩日伪据点,赵容要肖乾带领分区侦察员摸进据点,弄清地形及兵力分布,肖乾通过“内线”将分区两侦察员带进据点内摸清了情况,“内线”同志在战斗打响时作内应,配合消灭敌人。后来虽然由于情况变化,停止了攻击,但“内线”在配合侦察方面仍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三、新四军和泰兴地区秘密工作的艰巨性和灵活性

新四军和泰兴地区地下党秘密工作的任务十分艰巨,其主要任务是通信联络,文件、报刊的传递,接送从江南敌占区来苏北根据地的人员以及根据地内各级干部的工作调动,出席各种会议,选调参加各类学校的培训和毕业分配来往人员的护送工作。要完成这些复杂而艰巨的任务,靠的是党的英明领导、科学指挥,靠的是党的地下工作者坚定的政治信仰、艰苦环境下对敌斗争的高超艺术和抛头颅洒热血的牺牲精神,靠的是泰兴人民的大力支持和无私奉献。

新四军部队和泰兴地区地下党在整个泰兴根据地内,像布满无形的蜘蛛网一样,结成一个秘密交通网络。即使是在敌伪“扫荡”、“清乡”的复杂艰难的环境下,根据地被分割成若干小块时,情报、文件、报刊、物资等等,都能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灵活多样、传递自如。担任交通员的同志,都是些政治素质好,对党的事业十分忠诚的人,他们在敌人分割、封锁、“扫荡”、“清乡”的险恶环境中,在独立分散的工作岗位上,不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寒,不论日晒夜露,泅水过河,全靠两条腿和肩挑背负,每天行程100多华里,昼夜不停地奔波在交通线上。他们以革命利益为重,不为名,不为利,不计较个人得失,为了民族解放,为了巩固与建设抗日根据地,作出了贡献,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上一篇:新四军的挚友——爱国将领张公任 上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