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征文集锦?>?新四军历史研究
电话:0523-87632492
邮箱:lgb0523@qq.com
地址:泰兴市济川路48号

新四军历史研究

试论解放战争时期泰兴地区共产党的秘密工作

发布时间:2018-07-12 09:06:50

?泰兴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叶国平

?

解放战争时期,泰兴地区共产党组织的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历了艰难曲折发展和建设过程,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而泰兴地区共产党的秘密工作,则在战争进程中不断发挥作用,隐蔽战线队伍不断壮大,“内线”人员不断成熟,成为战争从胜利走向更大胜利的重要力量和中流砥柱。

一、秘密工作是党的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

秘密工作是党的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1945年秋季,县委鉴于抗战胜利的形势,撤销了负责秘密工作的城市工作部。同时布置了季挞等少数人继续从事秘密工作。为时不久,国民党军悍然进占泰兴县城及附近地区。1946年1月19日,中共华中一地委发出《关于加强秘密党工作的指示》。据此,同年4月县委设秘密工作特派员,由季挞担任。1947年2月季调靖江县工作,由雷光接任,并由左春余任副特派员。他们直接联系敌占据点和交通要道的一些秘密支部。一段时期内赵容曾任泰兴城特派员、陈克曾任泰兴城、口岸区、城黄区三个秘密支部的特派员。

1946年7月,根据上级指示,为适应形势需要,全面恢复和加强隐蔽斗争,县委设立国军工作部。随着国民党军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反革命内战,“国军工作”含意已不复存在,故不久改名为联络部,部长为陆铁夫。县委分工由他统管秘密对敌斗争工作,兼管党的秘密系统。起初联络部内有组织科长陈明、联络科长蔡正虹、内勤干事陈克等人。县委联络部成立后,各区委先后成立联络科,其科长是:城区徐正家、曲霞秦仲林、广陵吴俊生、黄桥许舫洲、新街马志章(副)、宣堡刘炳生、口岸孙济民(兼任)、蒋华蔡选青、溪桥陈天佳、城东徐成功(副)、塘湾丁正华、严喜。溪桥区与城东区合并为城黄区后系王震(兼任)、陈道仁。

1946年10月县委在佴家庄专门召开区委书记会议,部署在敌占区开展秘密工作,主要是派遣人员打入敌人内部。不久县委又口头通知各区委,对被敌人打散而在敌占区隐蔽谋生的党员进行排队摸底,设法接上关系,当时称之为“沙里淘金”。

县团的情报总站也负责部分秘密工作,站长先后为刘冠刚、吕伯林,支部书记为陈道仁(1947年5月转入城黄区委)。

1947年3月反第三期“清剿”后,地委决定泰兴大部干部撤到台北县(现大丰县)一带,少数干部留在本地坚持,这些同志大多从事隐蔽斗争。为此,县委除分工陆铁夫继续领导全县的联络系统和秘密系统的工作外,并指定沙克负责口泰宣塘地区的隐蔽斗争,各地也指定了隐蔽斗争的负责干部:黄桥市为市委副书记刁九成,城区为联络科长徐正家,广陵区为区委副书记朱国华,新街区为区委副书记蒋国远和联络科长马志章,宣堡区为区队副孔令富,口岸区为副区长沈战堤、区队副戴新廉,蒋华区为区委书记杨风,塘湾区为区委书记赵莹、区长匡子龙,城黄区为区委副书记顾高清、城黄路武工队长王震。以后又指定路南工委委员肖九成、张从先、徐中孚负责整个路南地区的隐蔽斗争。

整个解放战争期间,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许许多多的干部、群众战斗在隐蔽战线上,建立了重大功绩,作出了无私奉献、甚至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二、秘密工作的主要任务

1、搜集军事情报是隐蔽战线的首要任务

解放战争期间主要的斗争形式是武装斗争。因此,千方百计搜集军事情报直接为战役、战斗服务成为隐蔽战线的首要任务。1946年7、8月份,苏中战役期间,宣堡区民政股长郭进程潜人敌占区,冒险测绘敌军防御工事地图,查明火力配置状况,迅速报告了围攻宣堡的主力部队。隐蔽在黄桥镇的情报“关系”朱德林、沈XX秘密了解掌握国民党军九十九旅进占黄桥时的兵力,并将获悉该部拟继续东去的情报,立即报告了县团情报总站,转告华中野战军某部。这些都为夺取苏中战役的胜利提供了有价值的敌情资 料。

1946年12月蒋华镇指导员杨克勤、党员民兵李伯祥受命查明了泰兴敌保安大队第三中队于30日晚移营于李家埭的马家园沟,共92人,有轻机枪4挺(战后才知有两挺是假的)。据此,靖江县团于31日夜将该敌四面包围,仅用了几分钟时间,歼敌于睡梦之中,人枪俱获,缴机枪两挺、长短枪50多枝及子弹若干等。

1947年5月,正是敌人因泰兴独立团姚家庄战斗失利而气焰最为嚣张的时刻,由城黄区内线“关系”戴根发带路,城黄区武工队深人敌人腹心地带,攻克老龙河南的盐泥场据点,歼敌十多人,打击了敌人的反动气焰。

1947年8月,南线支队西进恢复阵地后,形势开始明显好转,隐蔽斗争主动积极配合武装斗争,更加富有成效。

1947年8月13日,南线支队西进,15日首战宣家堡。战前县委委员沙克指派秘密党员石友圣(公开身份系反动派保长)摸清了据点情况,此情报由秘密支书李荣寿送交南线支队,为首战获胜提供了有利条件。

1947年8月,南线支队一营主攻庙头庄。事前以假自首方式打入该据点的内线“关系”陈魁元提供了兵力部署详图,两面派保长白马儿也提供了情报,使一营得以选准敌人的薄弱环节。战斗发起时,打入敌人内部任乡队长陈东芝、自卫队员何振等人,又调转枪口紧密配合,使南线支队顺利攻克据点,歼敌80多人,缴枪90余支。敌特务头子、路北办事处主任周保鼎、二区助理张协等人被俘。

1948年3月,分区主力及泰兴、靖泰县团发动城黄线攻势,隐蔽战线的同志进行了有力配合。城黄区做联络工作的姚润国等汇报了姚家埭据点内敌军兵力部署。靖泰县委联络部科长肖前争取了姚家埭据点内的机枪班长何圣祥、班长叶仁清火线起义,战时如约让出阵地,并掩护靖泰县团进攻。这些都有利于靖泰县团17、18日两天连克失迷、姚家埭等13处据点,取得了歼敌608名,缴获大批武器的胜利。

1949年1月1日,长江纵队发起了城黄线战役。在此之前,当前掌握的“关系”敌乡长吕延庭及时提供了重要情报,得知1948年12月30日下午敌军二三O师驻泰州的1个团已急调五里墩一带。据此,长江纵队及时作了调整,夺取了战役的全胜。

2、里应外合消灭敌人是隐蔽战线的重要任务

为了更好地同敌人作斗争,在县委统一领导下,秘工部门运用广泛的社会关系派遣和争取了相当多的一批人在敌人的党、政、军、特内部长期隐蔽,等待时机,作为内应。在塘湾区就派进两个当了敌乡长,9人当了敌保长,在口岸、蒋华、城黄等区均有人打入敌内部,甚至在沿城黄路的失迷、姚家埭、庙头庄、盐泥场等敌据点中,亦有受派遣的秘密党员。他们当中许多人在关键时刻里应外合消灭敌人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7年10月,黄桥市委联络科长许舫洲通知敌蒋家湾据点内的“关系”许绍川作内应。10月28日深夜,黄桥西北战区陈健游击队,穿过8里敌占区,在许绍川接应下,奇袭紧靠黄桥东口的蒋家湾据点,仅虚发一弹, 除敌班长逃脱外,其余11人均被生俘,缴枪12支,创神速“穿心战”范例。

1948年2月,县委联络部经过长期工作,在燕头据点中发展5名“关系”:“肃奸”队副队长熊春志、班长顾士元、副班长鞠永庆、机枪手肖前业、队员鞠承岳。2月1日,泰兴县团深夜奇袭该据点,由于熊春志等人密切配合,仅战斗5分钟,攻克了紧邻县城的这个据点,歼敌84人,缴枪80余支,击毙敌五区区长卜用世、“肃奸”队长戴红,县团无一伤亡。在此战影响下,泰兴城部分敌人一度吓逃扬中。

还有不少人,例如由县委联络部长陆铁夫派遣打入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的管玉堂、管金堂、马余良等人。由于条件限制,一直没有机会直接配合,仅进行一些战术性的斗争。他们搜集了敌人的军事、政治、思想等方面带战略性的情报,为县委决策西进提供了依据,他们用打进去、拉出来的办法,控制了20多人为共产党工作,他们还摸清了泰兴中统、青工队、青社、生产建设学会、警察局等系统内部的情况,为解放后的镇反、肃反运动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样为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

3、多方瓦解敌人是隐蔽战线的艰巨任务

隐蔽战线的人员,利用他们的特殊关系,多方面进行了分化瓦解敌人的工作。

发动宣传攻势动摇敌人军心。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夜间喊话、做敌人家属的思想工作就是经常采用的办法。例如姚官乡秘 密支部,通过各种关系将宣传瓦解敌军内容的上百份“贺年片”,在1947年春节时散发到据点内外,吓得敌人六神不安。

开展记“红黑点”活动。发动群众对敌方人员做了好事者记红点,做了坏事者记黑点,用夜间喊话、张贴告示等形式予以公布。号召他们戴罪立功,将功赎罪。对顽固不化的分子,黑点记满10点时就给予严厉惩处;对记到10个红点者可以摘掉反动分子的帽子。西安乡秘密支部开展这个活动后,敌保长何志雄的姑娘何爱珠偷了敌乡队副何仁义300多发子弹交区委,为其父亲争了红点。靖泰县委联络部派人通过敌霞幕圩据点中刘清波的妻子多次做刘的思想工作,告知其已记红黑点情况,促其思想转变。刘清波有次押送被捕的共产党员干部家属,故意放走了靖泰县委联络部肖前的父兄,并要肖父转告肖前,以后一定戴罪立功。 1948年在一次战斗中,他果然携械投诚。城黄区在1947年曾瓦解了一些反动组织,使81人弃职不干。

策动敌方人员投诚,这项工作比较艰巨,需要长期物色可靠人员并需具备一定的内外部条件时才能成功。县委联络部在1947年总结中曾提到策动敌军21人携带轻机枪4挺、长短枪20支起义。由于黄桥市委联络科的长期工作,1948年12月28日,在县团包围三里庄敌据点时,守敌1个中队,未放一枪就全部投降。1949年1月城黄线战役胜利后,肖前通过其掌握的“关系”吕延庭,争取了桑木乡有10名敌自卫队员带枪投诚。

县委联络部为更好地从组织上控制两面派敌乡、保长等人,特组建了“反蒋大同盟”。先在敌人营垒中进行政治宣传,反复指出“蒋必败,指日可待;我必胜,已见曙光”的形势,后对其中具备条件的人秘密发展他们参加“反蒋大同盟”,要求他们“人在曹营心在汉”,争做革命的两面派,为自己将来留条后路。据1947年11月统计,经过1年的工作,全县共建立了两面派“关系”196人,其中武装人员72人,政权人员81人,党特人员8人,其他人员35人。这项工作在口泰宣塘地区成效最为显着,有一段时间在塘湾区控制了8个敌乡长、32个敌保长;在口岸区控制了4个敌乡长、30个敌保长。

在一段形势严峻的时间里,党员、干部难以在敌占区公开活动,而有些首恶分子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不杀不足以平民愤。1946年冬季,城西区武工队执行区委指示,连续3个深夜长途跋涉,深人敌占区逮捕了21个罪大恶极的敌乡、保长和坐地情报者,将他们就地镇压,并张贴布告,公布其罪恶。塘湾区委书记赵莹1947年春夏秘密坚持时,曾亲自带人逮捕了中统特务谢俊卿、敌白马乡乡长王雄,将其处死。

4、枪支弹药等军需供应是隐蔽战线的特殊任务

解放战争期间,泰兴县各级武装的枪支弹药等军需供应,基体上不能自己生产,主要靠战场缴获,这就形成了一定的局限性。因此通过隐蔽战线设法利用各种关系到敌占区去采购,就成了一个重要的供应渠道。这方面塘湾区搞得十分出色,情报站的李塔兆以及杨光祥、于忠珠、李德山等人用征税收来的黄金,以一两黄金买一支短枪或两箱子弹的办法先后向国民党军队和敌乡、保长购买短枪十余支,子弹百余箱。副区长严居正等人曾逼迫国民党泰县二区联防队长吴启苏采购。吴觉得量多难办,后经商定用打假仗、谎报战耗、多领子弹的办法来完成任务。随后塘湾区游击队向寺巷口驻敌佯攻,敌假充还击,枪声大作。如此一番,县团和区队买到了70箱子弹。黄桥市委联络科也通过关系在分界买到十几箱子弹。姚官乡秘密支部也通过季子荣的关系在泰兴城买到了1000发子弹。

三、秘密工作的复杂性和艰巨性

解放战争和抗日战争不同,它要解决的不是民族矛盾,而是阶级矛盾,在全县特别是经过土改的老解放区,阶级阵线分明,与人民政权作殊死斗争的阶级敌人,远远多于抗战时的民族敌人。因此这个时期党的隐藏斗争,比抗日战争时期更加尖锐残酷,付出了空前重大代价,牺牲了许多优秀的地下工作者。如县特派员季挞、城黄区委副书记顾高清、黄桥市委副书记刁九成、塘湾区委书记赵莹等人。由于隐蔽斗争保密性很强,一般都是单线联系,容易被人误解,以至于出现了城黄区地下党员赵寄和被误杀这样令人痛心的憾事。隐蔽战线的优秀代表,首推季挞,他长期领导隐蔽斗争,成绩卓着。他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忠诚于党的事业,严守秘密,艰苦朴素,热爱同志,一生清贫,克己奉公,深受广大地下工作者爱戴。他刚离开泰兴去靖江工作不久,即不幸被捕,虽身受酷刑,却不吐真言。1947年4月19日在毗卢市东从容不迫向乡亲们告别,高呼:“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这个时期的斗争由于特别复杂、艰巨,隐蔽斗争中也出现过一些不如人意甚至失误的地方。例如敌人的核心机密特别是洋顽的军事情报很难弄到;1946年冬,县团情报站站长刘冠刚被审查(结论无问题)后的大半年时间内,情报组织一直未健全等等。1947年3月路南游击营小唐庄战斗失利,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未能及时收到县团改变行动计划的命令。同年3月,县团在姚家庄战斗中失利,也与情报工作失灵有关,早期未能觉察敌一0二旅专门派部队跟踪县团;临战前路南游击营政委徐前的重要情报未能及早送达县团;战时侦察又有失误,终于酿成大祸。尽管出现上述问题,但由于各级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隐蔽战线广大干群的英勇奋斗,秦兴人民仍然夺得了最后的胜利。


上一篇:试论抗战时期新四军与泰兴地区共产党的秘密工作 上一篇:返回列表